您現在所處的位置是: 首頁 >> 學校紀檢 >> 紀檢動態 >> 正文
【以案說紀】 披“拼股”外衣取財 自食苦果
點擊數: 來源:浙江省紀委省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21/11/23

2021年1月6日上午,葉松康目送著自己的孩子進入高考“小三門”考場,當時的他心中懷揣著對孩子美好未來的期望。然而就在當天下午,他被調查人員帶走,再也無法親眼看到自己孩子出成績了。

2021年1月,定海區人大常委會教育科技文化衛生與民族宗教僑務工作委員會原副主任葉松康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審查調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經查,葉松康理想信念喪失,紀律意識淡薄,無視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和廉潔紀律,收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禮品;組織觀念淡薄,不如實報告個人有關事項;違反規定從事有關營利活動;違規接受管理服務對象為其支付相關費用;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他人財物。2021年5月,葉松康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涉嫌犯罪問題被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

經法院審理查明,葉松康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共計人民幣55.858萬元。2021年7月,葉松康因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其違紀違法所得予以收繳。由于葉松康有自首情節且積極退贓,予以從輕處罰。

因“小”失“大”,走向深淵

葉松康出生在一個海島漁村,祖祖輩輩靠打魚謀生,父親憨厚勤勞的性格和母親善良儉樸的品行,讓他成長為一個能吃苦、老實懂事的人。他立志要為祖國和人民奉獻自己的青春和熱血,因此選擇了投身軍旅。2006年,在部隊貢獻了14年青春歲月的葉松康,轉業后被分配到定海區文化新聞出版局,在新崗位中,他對工作熱情主動,履職盡責,后改任為副局長,分管文化娛樂行業的行政審批、文化執法等。

那個年代的文化娛樂行業異?;馃?,很多OK廳、游戲廳、網吧經營者為了一個開設指標可以爭破頭。而作為該領域的分管領導,葉松康的身邊總有那么一幫“摯友”,逢年過節給他問候送禮?!皠傞_始收這些禮品的時候,我還會推辭,我覺得收了禮品萬一沒給人家得到指標,有點不太好意思??墒呛髞砦乙擦曇詾槌A?,甚至安慰自己這是正常的人情往來,以此來麻痹自己?!比~松康回憶到。

就是這樣在一頓飯、一條煙面前沒有拒絕,葉松康逐漸在小貪小腐面前迷失了自我,使手中的權力優先照顧了周邊那幫所謂的追隨者,同時也使文化市場的指標明顯有指向性投放,形成了一種“只有送了東西,搞好關系”才能獲得指標的亂象。

有錢“兄弟”一起賺,忘記權力姓公還是私

在外人看來,葉松康在生活用度上一直十分節儉,然而背地里,他卻熱衷于各種賺錢的門道,在自己分管的行業領域與老板們投資拼股,在行政審批、經營管理中給予關照方便,一次次突破“紅色警戒線”。

2011年,葉松康的同鄉好友郁某準備與人合伙開設OK廳,得知葉松康分管著文化行業,郁某主動上門尋求葉松康幫助,期間拉著葉松康一起看場地、計劃裝修,在言語間暗示葉松康,邀請其參與拼股?!坝绣X大家一起賺!你不用出面,就出錢,以后做起來了大家一起分紅!”郁某的一番話讓葉松康心動了。這件事從別人的請托變成了自己的“生意”,葉松康自然上心很多,不僅給郁某選定了場地,還出主意將場地分割為兩層以滿足審批要求。為了掩蓋違紀違法事實,葉松康讓他的侄子金某出面參與拼股,以為這樣就能掩人耳目。

2013年,趙某想在定海開設游戲廳,但苦于沒有指標,經多方打聽得知郁某與葉松康的關系很好,就私下找到郁某希望他出面幫忙,并許諾會給予葉松康干股。在郁某的牽線搭橋下,葉松康很快就為趙某批了一個游戲廳指標,而趙某也格外大方,直接給予葉松康10%的干股。為了能隱秘的拿到這筆干股分紅,郁某充當了其中的橋梁,出于“兄弟情義”,郁某在葉松康的幫助下也在這家游戲廳入了股。就這樣在所謂“兄弟”的互幫互助下,葉松康前后共收受趙某20萬元的好處費,郁某也拿到了一定的分紅。

以葉松康授意、郁某出面的方式,他們先后拼股舞廳、游戲廳、臺球室等7家文化領域經營場所,拼股金額多達百萬元。葉松康把手中的權力當作經商斂財的工具,之后又把拼股賺來的錢先后投入到股票市場,對組織隱瞞不報自己的炒股行為。事實證明,只要貪念一起,必將禍害無窮。

“暗度陳倉”規避法律,事實面前無可抵賴

2009年,江西籍老板徐某來到定海準備開一家游戲廳,人生地不熟的他將當時分管文化市場審批和行政執法的葉松康作為“目標”。他上門找到葉松康請求幫忙解決指標問題,而葉松康對于徐某的請托也很是關心,主動利用其手中的權力幫徐某搞到了游戲廳指標。徐某為了表示感謝,并且希望游戲廳經營過程中的違規行為等能夠得到葉松康的關照,提出要送20萬現金給葉松康。出于對如此赤裸裸受賄的恐懼,葉松康多次婉拒,但又割舍不下這筆“巨款”。直到有一次,葉松康在拼股過程中急需資金,他便想起了徐某:“20萬明目張膽的收下確實不敢,但是如果這算是借款,哪天東窗事發,我也可以有個借口?!庇谑撬闩郧脗葥舻貙π炷痴f:“我最近手頭有點緊,上次你說的那筆錢能不能借我周轉一下?”徐某一看葉松康不再拒絕,便立刻把錢打給了他。之后,即使葉松康有能力償還這筆錢,大家都心照不宣地“忘記”了這件事。

2014年,游戲廳老板林某想通過轉讓獲得定海某游戲廳指標,但苦于沒有中間人介紹,輾轉找到了葉松康。為了順利到手指標,林某在談價格過程中反復暗示葉松康到時候會多支付轉讓費,在接下來的交易過程中,林某明知游戲廳指標的交易價格為10萬,打款的價格卻為20萬。葉松康看到金額心領神會,大家都沒有說出那些話,卻非常有默契的一個“送”,一個“收”,把游戲廳轉讓價格當成了“不能說的秘密”。

葉松康分管文化審批、執法領域長達10年,卻把這個領域當成了自己經營的地盤,把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力當做自己賺錢的籌碼,枉顧黨紀黨規對一個黨員領導干部的要求,辜負了黨對他幾十年的培育和教導。

當葉松康得知自己孩子高考“小三門”考了全校第一時,他忍不住嚎啕大哭,聲淚俱下:“我愧對組織,也愧對我的家庭!孩子那么優秀,本來想讓他填志愿去軍校的,因為我的事情大概率上不了了,是我讓他永遠失去了與同齡人在某些重要領域同場競技的資格;我也對不起我妻子,風雨半生現在還要為我的事情擔驚受怕;我更對不起父母,年逾九旬,還要因為不孝子的事情而臉上無光?!?/span>

葉松康在懺悔書中,寫下了老父親曾給他的一句忠告:“我們再苦、再窮也不要拿人家一分錢,情愿自己吃差點、用差點,總比坐牢強?!比~松康在失去自由后,才想起了這句純樸而又真切的警示,然而一切都已經晚了……

上一篇: 關于做好教職工黨風廉政建設方面存在問題自查自糾工作的通知
下一篇: 中共舟山蓉浦學院委員會關于召開 2021 年下半年全面從嚴治黨暨廉情分析會的通知
公么大龟弄得我好舒服